无标题文档

广东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广东同志 门户 文学 广州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120公里路

2016-4-24 15: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35| 评论: 0

摘要: 在我回家的路上有个火车道,每次过都要小心,因为火车来了横穿而过,没有红灯也没有护栏-——没有人警告你,一切全凭自己机灵。每次经过我都莫名的紧张,离很远就开始张望有无火车驶来,心惊胆颤的经过,回头望去, ...
重庆同志会所

  在我回家的路上有个火车道,每次过都要小心,因为火车来了横穿而过,没有红灯也没有护栏-——没有人警告你,一切全凭自己机灵。每次经过我都莫名的紧张,离很远就开始张望有无火车驶来,心惊胆颤的经过,回头望去,便是无尽的悲哀。

  侧卧在手术台上,我的髋关节被打开,我的血分三路流淌,有一路由伤口沿他的袖口流到衣襟,再一路直淌到底摆,一滴滴的跌落地面。从未有机会见自己的血这么源源不断的流,暗红的,我却一点也不怕。我与他的目光不时的相遇,我搞不清楚他是否真的在看我,因为口罩后医生的眼神都是一样的,后来我再也没心思揣摩他的眼神,巨痛让我近乎昏厥。

  加大麻醉的剂量后,医生们停止操作,一边聊天一边等我麻醉,他则伸展双臂搭在我腿的两侧,小心观察刀口血的流量,好象在保护刚捕捞上来的大鱼。血就这样流淌,能感觉有东西从屁股蛋上滑过,我们的目光再次相遇,这次我可以确认他在看我,因为台上台下就我们两个人,也有了简单的对话。

  谈了什么并不重要,因为,其实我们并非陌生人,他是劲松,是我哥的同学,从小我就认识他。连他爸妈、姐姐我都认识。但对他却无甚深交,我哥的同学一大帮,我象对待我哥的其他同学一样对待他,客客气气,不卑不亢,一副标准的同学小弟模样。哥的同学当然不乏帅哥,但我却从不敢跨雷池半步,很奇怪,稍有邪念就会想到我哥,于是邪念顿消。

  有了大剂量的麻醉,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觉,医生随意拉扯,手术很快结束,缝合后,他开始仔细给我擦干净腿上的血,抱我到担架上,推我出去见久候的家人。我扭头看地上,那些经过他衣襟跌落地上的血,小护士用拖布一下子就擦得没一点痕迹。

  我恰好住在劲松所辖病房,他时常过来看我,也算例行公事。只是我们无更多共同话题,他用和我哥一样的口气和我说话,哪怕病房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讨厌这种隔阂,若我哥在,他们更会用他们那一届学生特有的方式交谈,满嘴的行话,含糊不清的语气词,放荡的笑,我不可能插上一句,也永远赶不上他们的思路。躺在病床眼望天花,我非常怀念在手术台上,口罩后他注视的眼神,纵然没有语言。

###NextPage###

  我对待他就是对待哥哥的同学;他对我就是对待同学的弟弟。

  我出院了,拄了一个星期的拐,扔掉拐,我开始备战高考。为了学画,每周我开始奔波于省城与县城,我开始搭劲松的车。他家养车,有时送病人,有时受雇于人;他从省城返回的时候,便会叫我搭他的车回城,为我省去很多时间。有时他会提前通知我,有时干脆悄悄停在画班的楼下,等我一下课——一个很大的惊喜在楼下。

  我很斯文的,“劲松哥-劲松哥”的叫,小心的坐在副驾驶,两人话不多,一路闷着开回家——这只是开始,后来我每次几乎是跳着上他的车,他的车都跟着一颤一颤,我不再斯文的坐在副驾驶,而是跑到宽敞的后座上,横躺竖卧好不自在,鞋子都踢掉,他总是关切的回头,叮嘱不要把颜料弄在座位上,鞋子不可以乱丢,放正。我总是一路昏睡到家,但有时他开车困了,我很自觉地跑到副驾驶上陪他聊天,这是两个人的旅程必尽的义务。我能发现我们之间的改变,由拘谨到自然,再变和谐,他不再以我哥同学的口吻和我说话——当然也不会和我说那些隔届学生的行话。他笑的表情也和跟我哥在一起时不一样,看起来不那么开怀,但决不勉强。我不再称呼他“劲松哥”,好冗长,而简化成“劲哥”、“松哥”。而我们之间甚至也有了行话,我有时会称呼他“松儿”、“桩儿”(连读,不要读成“松-儿”“桩-儿”),因为他的耳朵上有个栓马桩,少部分人耳朵上会长这个小东西,比喻可以栓一匹马在那里。他开着车,我常仔细端详这个栓马桩,再用手碰碰。他就嗔怪道——“崽子—”,然后命令我快把手拿开,可是我无法抗拒栓马桩的诱惑。它没栓住马,反而栓住了我。

  “桩儿”、“崽子”这些行话局限在车里用,往往是我求他做什么事的时候用,比如停车上厕所;比如停车去书报亭买杂志;停车去音像店买磁带,我都会加上这个昵称。他呢,呵呵,他在求我的时候不会用“崽子”那么粗鲁,而是改为——“崽儿”,比如我在副驾驶打瞌睡了他求我别睡;要我擦擦观后镜;拧水瓶盖;收好他的太阳镜等。我知道一个司机是可以独立完成这些动作的,他用行话称呼我,找些小事来做,完全是在配合我,回应我。

  我试图把他拉近象同龄人,在这120公里远、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上。但总有一道防线不能攻破,就是我稍有非分之想,我哥的脸庞马上浮现,让我对劲松的感觉一下子茫然起来,在那个我还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年代,除了车在朝前开,我的心不知该飘向何方。

  劲松开车的样子是十分专注的,事实上大多数男人都如此。这让我常想起他在手术台上专注的眼神。尤其过火车道的时候他变的更加严肃,我们的行话都收起,他眉头紧锁,弄得我都很紧张,帮他瞭望,确认没有火车驶来,他才果断通过,半天不再说话。我知道原因:几年前,他的父亲就葬身于这段铁轨。他父亲开了一辈子车,是县城有名的司机,眼看就要退休了,却意外的失手于这段铁轨,让所有人叹息。

  铁轨象梦幻与现实的分水岭,过了这段铁轨,我们就快到家了;有了这段铁轨,给我们都提个醒,马上将回到现实,他有女朋友要谈,我有繁重的学业要学,现实的现实容不得我找时间失落,我们的言语似乎又回到“哥哥同学”和“同学弟弟”上,回到各自生活的轨迹。

  车旋即到家,松儿有一个动作让我刻骨铭心——亲自下车为我整理衣服!他会抓住我的衣领往中间带一带,做成很防风的样子,眼睛看我的肩膀,有时会拿掉一根头发,象长者一样说些无关紧要的话,然后看我很体面的上楼。这个动作令我百思不解,我发誓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很忘我,我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觉得他有点可笑——你干脆亲我一下好了。我想他的女朋友是否也受这样的礼遇呢。如果她没有,我就不想有,这又意味着什么?

  这样的日子持续一年,我的高考失利;又过了一年,我考入理想中的大学。不再两地奔波,与松儿的这段旅程在喜悦中渐渐中断。他成了家。

  他的婚礼及女儿的满月,我都没有参加,这是哥哥的任务。上学后我很少再回家,很少再与劲松见面。再后来就传来了噩耗——如他父亲,他同样被葬送在那段铁轨上。他与几个朋友在由省城回家路上,经过那段铁轨,车由朋友开,与火车抢路酿成惨剧,被火车齐齐碾过,里面的人被烧的面目全非。最后人们靠那个贴于地面没有被烧到的“栓马桩”认出了他。全镇的人都叹息这一家的不幸,男人都死了,留下婆婆、女儿、儿媳和年幼的孙女……听哥哥的诉说,我泪如雨下。我的痛又算得了什么。

  火车道安上了信号灯。我仍固守我的“一停二看三通过”原则过这段铁轨,我想,那天如果是松儿开车,决不会发生这个惨剧,如果我在车上,悲剧也一定不会发生。

  平常无奇的周末,俯瞰楼下汹涌的车流,劲松走了这么多年,这个人为我留下了什么?那一摞摞当年的ELLE杂志?那些尘封的磁带?

  他最后一刻会想的是谁呢?为什么他的栓马桩没有被烧掉……

  这样想,

  我的痛还是不值得一提——自始至终,劲松,都是个直人。

  想想那些求学的日子,想想那120公里路吧,

  《落花流水》的歌切中要害——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水点 蒸发变做白云

  花瓣 飘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会过

  各不留下印

  故事 若短过这五月落霞

  没有需要 惊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爱上一个老同志的悲哀
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和他联系了。我的心灵如汹涌的海浪般拍击着, 说不出的痛,说不出
童年的回忆
我愿意做那只在刀尖上跳舞的小鱼儿,只要我的死是在你关注的眼神里,你不会看见我的眼
阳光下的惊悚
(一)去年秋天,我只身来到这座远离家乡的江南小城。单位在这座城市里设置了一个小小
告别我的第三者生活
曾经以为,在我的周围,没有和我同样的人了,后来才知道,还有很多。 通过网络,我认
一个同志的自白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回首走过的二十几个春秋,内心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又有一种难以名
和朋友的兄弟上床
在我还没有爱上谁的时候,我就爱上了爱情本身。在我渴望爱情的时候,东适时地出现了,
信任是交友的根本
虽说网络是虚拟的,网络交友不同于现实,但毕竟我们是想在网络中寻找一份感情或者一份
永远有多远
第一章这个计划,其实应该说,他预谋已久。夏日的晴空总是湛蓝、高远、干净的没有一丝
青色的回忆
杰是一个害羞而单纯的男生,由于出身在一个整天吵闹的家庭,在成长的过程中,他少了一
曾经有个男人用泪说爱我
一个人活在这尘世中,这一生的命运是和前世来生有着密切的联系的……在两年前的冬天有
巴黎,我爱你!
在巴黎,这个浪漫之都,依偎在爱人的身边,静静的看着赛纳河水的流过,远处铁塔闪烁的
那么痛苦为什么
“你什么时候到广州?”“明天下午,你等我吧。”“好的,不见不散,到了给我电话。”
不羁的飞翔
(一)出差二十多天,很久未在南同网站发贴子,有些对不住朋友们关注的眼球,回来后赶
我可以抱你吗
深秋的夜晚落了一场很大的雨,晔子回眸看了看路边的“士多”,那个卖汽水的老板正无精
九月,我将这份感情搁浅
九月,澄明,干净的天空,我再一次扬起白皙的脸庞,吮吸空气中久违的清新的味道。在蔚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租房 天津同志租房 河北同志租房 山西同志租房 内蒙同志租房 上海同志租房 江苏同志租房 浙江同志租房
安徽同志租房 江西同志租房 广东同志租房 海南同志租房 湖南同志租房 湖北同志租房 河南同志租房 辽宁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租房 云南同志租房 贵州同志租房 广西同志租房 福建同志租房 吉林同志租房 山东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租房 湖南同志租房 上海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贵阳同志租房 太原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一同同志租房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东同志|香港同志|广州同志|广同同志|广州同志|广同同志|东北同志|广东同志网.  

GMT+8, 2020-7-4 02:48 , Processed in 0.056029 second(s), 24 queries .

最大最全的广东同志!

© 2014-2015 广东同志网.

返回顶部